助眠音频,可以助眠的音频app有哪些?

asmr 11月前 428

八月九日,HIFIVE(嗨翻屋)和蜻蜓FM(中国)联合发布了《睡眠音乐研究白皮书(2021)》(以下简称“白皮书”),调查显示拥有健康睡眠的人群只有26.8%,近3/4的人群存在不同程度的睡眠质量问题。

完美无缺的KPI、刷不完的题库、对象等都是青少年沉迷短片的原因,但对短片的视觉刺激却是全龄的睡眠头号杀手。

漫长的夜晚,翻来覆去,思绪轮回的“洗脑神曲”,属羊已经不起作用了,“特困生”将音乐投入到音乐中去,而“特困生”们则投入到音乐中去战胜音乐。研究表明,有57%的失眠者选择了音乐助眠。

白话文中提到,助眠音乐一般是指用来缓解睡眠问题、提高睡眠质量的音乐,在创作技巧、音乐风格等方面都有别于流行音乐,表现出的情感、旋律、节奏、频率等都比较平稳,不易形成“洗脑”。例如,有八音盒、自然音、轻音乐、古典乐、白噪音等等,都是助眠音乐的首选。

助眠音频

而且,在睡眠场景中,乐助眠音乐跨越了“睡眠经济”和“耳科经济”两大风口浪尖,无疑是一个有待开发的新蓝海。

谁会挽救年轻人的睡眠自由?

网络上为之流泪的脱发焦虑,到养生快餐的流行,无不渗入了健康问题对年轻人的困扰。据CBNData发布的《年轻人养生消费趋势报告》显示,我国54%的青少年面临脱发、掉发的困扰,35%的青少年出现了免疫力下降的问题。

因此,年轻人斥资购买食疗补品,参加健身课程,买防脱洗护具,却在报复性熬夜的早晨,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达成了一个共识:要健康,就得好好睡一觉。

现代人丧失了睡眠的自由,也催生了广阔的睡眠市场。曾在“2021年中国睡眠经济产业研究报告”中,艾媒咨询认为,2021年中国睡眠经济市场规模将超过4000亿元,年轻一代是睡眠经济市场的主力,72.6%的年轻人曾经购买过睡眠产品,或愿意购买睡眠产品。

助眠音频app

与此同时,艾媒咨询分析师也指出,尽管睡眠经济领域的发展潜力后劲十足,市场规模还会继续保持增长趋势,但目前市面上大多数助眠食品和饮料、助眠服务和助眠APP大多是针对调整用户情绪和压力的。

还没有成熟的睡眠产品市场,让睡不着的年轻人在选择助眠产品时又多了一份烦恼。古有“为药三分毒”之说,人们担心助眠剂的副作用,使床品使用效果不理想,蜡烛、香熏等又存在安全隐患。相对来说,帮助睡眠APP是最划算的选择。

就拿“蜗牛睡眠”和“助眠音乐”来说,这款软件在中国AppStore健康健身类产品发布4个月后,就登上了中国AppStore健康健身类第一名。由于能使用户自然入睡时间减少30%的亮眼表现,蜗牛睡眠迅速打开市场,4个月后孵化出更完善的功能,实现产品升级迭代。

可见,在这样一个垂直细分的市场上取得如此好的业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市场上对于助眠音乐的需求,而且这种刚需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入局者。

早睡10分钟“睡眠经济”

年轻人比睡眠差、睡眠不足、睡眠不足更为困扰。

研究表明,有54.62%的青少年有难以入睡的问题,其中85%需要超过10分钟才能入睡。而且睡前这一段时间,也是音乐占据睡眠场景的重要时机。

除明星产品“蜗牛睡眠”外,目前主要专注于助眠音乐供应的APP有几十个,而且在应用商店中的评分都在4分以上,如“小睡眠”、“耳萌”、“猫耳FM”等头部产品,都在千万级以上。

通过评价,助眠效果是用户最主要的考虑因素,个性化的游戏和睡眠场景的延伸同样对年轻人有吸引力,如小睡眠推出了课堂音、用户DIY等,但交互界面的用户友好度还有待提升。

该平台也同样针对这部分用户的需求,利用这些庞大的音乐资源库,通过整合,组成多种歌曲单,满足用户睡眠的需要。就拿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两大头部产品来说,平台都有专门的“睡前”“夜”场景分类,网易云音乐也将“助眠”放在第一屏。就播放量来说,很少的是几万,也有几千万,甚至上亿。

与此同时,作为一种高频应用,音乐流媒体也实现了听音乐习惯到睡眠时间的延伸。一年到头听音乐的二人表示,自己睡前听的不只是单纯的音乐、白噪音和自然音,还会选有节奏舒缓的歌曲来助眠,有时节奏舒缓的歌谣也会用来提高睡眠质量。

此外,ASMR也受到广泛的欢迎,年轻人通过咀嚼声、耳鸣、低声交谈等方式放松身体,达到颅内高潮,从而顺利进入睡眠。

广播FM、听书软件则填补了部分助眠音乐的空白。这一方面是实现了用户群体从成人到儿童的延伸,例如,在喜马拉雅最大播放量的助眠专辑《枕边助眠音疗|睡得饱的起得早》,作为主打睡眠的《枕边助眠音疗|睡得早醒》,这类节目的播放频率最高,而在喜马拉雅最大播放量的助眠专辑《睡梦中的小和尚》等则是助眠专辑的灵感来源。

今后抓住这10分钟的睡眠时间,各大平台不谋而合,纷纷推出多元化助眠内输出。

软硬兼施才能抢占助眠音乐新的蓝海。

除现有的助眠软件外,从目前的市场状况来看,为了睡得舒服、健康,消费者仍在寻找配套的硬件产品。

根据“智能音箱消费行为报告”,艾瑞咨询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销售了3676万部智能音箱,到2021年年底预计会比去年增长14%,达到4200万台,而播放音乐是智能音箱用户的首要选择。此外,调查显示,智能音箱已经转移了部分移动电话的时间,39%的消费者认为休闲娱乐将首先使用智能音频。

尽管消费者通过智能音像收听助眠音乐的情况尚不清楚,但是以目前的形式,在睡眠场景中,需要听助眠音乐的消费者将重点考虑智能音箱。由于失眠的人在床上酝酿睡意,此时语音控制智能音箱就成了首选,一句“帮我播放助眠音乐”将成为物联网时代失眠人士的一种普遍选择。

现在很多品牌都推出了以提高睡眠质量为主要目标的智能音箱产品,实现了与睡眠音乐的联动,比如美国Marpac的白噪声助眠音箱,sleepace音乐助眠灯。

身为消费主力军的Z一代,很多人并未实现独居,利用降噪耳机播放助眠音乐创造一个舒适的助眠环境成为他们的选择。以主动降噪为主的TWS耳机目前正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根据StrategyAnalytics一份最新报告,TWS耳机的销量将占TWS耳机的70%。Chaosmusic喜欢睡前听歌,他对音乐先声说,在宿舍呆了四年后,他会用耳机听助眠音乐,与其他室友一起生活。

这个“我们都是特困生”的时代,无论是助眠音乐,还是与其配套的智能硬件,在睡眠场景中都显得十分重要。而且换个角度来看,不管是音乐人还是内容公司,都不一定非要在流行音乐的市场中抢先一步,存在刚需的场景音乐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上一篇:什么是神奇的3D阿尔法脑波助眠
下一篇:什么是ASMR助眠?ASMR真的可以让人安静助眠吗?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ASMR